RinF

一般通过画手,pid=9672450,weibo:RinFlare,可以加QQ1587818165扯闲哦

「发电文学」未讲述的故事·下

  书接上回

  “哎呀,这里……好像和羽毛缠住了。”作为一位黎博利,发生羽毛缠住头发的事其实还挺常见的。我的眼睛凑上去,想仔细看看要怎么解开这个交错,不知不觉间,我的鼻尖几乎要触到她的脖颈。这时候,我突然一个哆嗦,从鼻子里喷了一口气出来。

  “呀!”像触电一般,埃拉托全身颤抖了一下,这么近的距离在脖子上被吹了一口气让她吃了一惊。

  “啊、不,我不是……”大为困窘的我完全不知所措,对于如此直白的冒犯行径我无从辩驳。

  “哎呀,博士,不……不要凑那么近啦。”她好像并没有生气,只是笑着这样,用有些嗔怪的语气对我说。

  “啊,呃,你有一束头发和羽毛缠在一起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想给它解开……这,你,我……”大脑一片空白。

  “原、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啊不是,没关系的,博士你继续就好,要、要轻一点哦。”

  “啊,好、好的。”

  她转过头去,继续把后背交给我。我则继续尝试解开她缠在一起的头发。再次凑近她的脖颈,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这时我才嗅到她身上散发出的一种奇特香味。这种香味我似乎从莱娜的工作间里闻到过,大概是米诺斯人传统配方的香氛,我不太懂莱娜那一套,所以也不会形容这种香味,只感觉,是和埃拉托相配的味道。在这种香气的引诱下,我的呼吸稍稍有些不受控制的变得紊乱。但我没有注意到,在我呼出的气息抚过埃拉托的肌肤上时,随着这阵气流的节律,她喉咙中的诗文节拍也受到了同调的扰动,伴随着我的呼吸,她的歌声便会跟着微微颤抖,诗句的行文音节之间被插入了意想之外的气音,如同平静的沃尔维湖在风的吹拂下泛起的涟漪。两种节奏仿佛取得了一种暧昧的和谐,我没有察觉,不知道她是否察觉到。

  绑上另一个发圈,这事就算是完成了。我晃了晃绑起的两束马尾辫,示意她头发已经扎好了。

  她停止了歌唱,慢慢转过身来,抬起手摸了摸扎起来的头发,“嗯,还、还不错,博士以后可以多练练给女孩子扎头发哦。”我注意到她的脸颊上也染上了两抹海棠一般的潮红。

  “啊,嗯,我,尽量,尽量……哈哈哈。”看到她的反应,我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一边尴尬的挠着头一边这样回应她。

  “来,博士,这个给你。”她伸手从旁边的方桌上拿起一个杯子。“牛奶已经冷了吧,尝尝这个。”那是一杯雪顶卡布奇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做出来的,即使有奶油巧克力酱雪顶的遮盖,却也挡不住下面热乎乎的蒸汽。

  “那,我不客气了。”我接过埃拉托的杯子,“那你接下来打算?”

  “我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就去给小朋友们送礼物。博士你呢。”

  “嗯,我可能直接回屋休息了,稍微巡视一下舰船。”

  “那,博士下次有时间,再来我的房间好不好?”她微微低下头,用稍小却清晰的声音问道。

  “啊……嗯?”我装出一副没听清的样子。

  “博士下次,再来我的房间好不好,刚才那首诗,我还没有唱完。我想,博士喜欢的话,我,我想唱完给你听。”她稍微停顿了一下,“在米诺斯,如果一出戏剧或者一首诗歌没有讲完的话,听众就无法感到满足,即使是用机械降神的手法,也会为故事赋予一个结尾。所以,博士可以听我讲完这个未讲述的故事吗?”

  “嗯,可以,那我就期待一下,你的诗歌的后半部分了。”我回答道。

  “那,约好了哦。”她转过头来看着我。

  “嗯,约好了。”

  ……

  过了一会儿,在闲适安静却有些小紧张的氛围中,我喝完了那杯卡布奇诺,向埃拉托告别,走出她的房间。临走时,我在房门口留了一条缝。

评论

热度(1)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