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F

一般通过画手,pid=9672450,weibo:RinFlare,可以加QQ1587818165扯闲哦

「发电文学」未讲述的故事·上

埃拉托的新皮肤过于米丽但我已经腾不出手用老本行画图来表达,只好写了一篇发电文学,文笔有限还请包涵。读之前请默念:“温泉瓜为什么是神。”🙏🏻

  

  “Είναι τόσο ευτυχισμένος όσο ένας θεός, Μπορεί να σας κοιτάξει με ένα ζευγάρι μάτια.……”

  一阵悠扬柔美的歌声从点着明黄色灯光的房间里飘忽而出,在稍显昏暗的舰船走廊的墙壁间轻巧的跳跃着,一直传向光亮照不到的另一边。我端着一杯热牛奶走在走廊里,这歌声倏尔钻进我的耳中。


  “这歌声是……?”我抿了一口手里的热牛奶,完成了一天的疲惫工作以后,不得不说这婉转的旋律比这杯牛奶更有助于驱散疲劳感。

出于好奇,我顺着歌声走过去,穿过在节能模式下仅有微弱照明的走廊,我来到了这扇虚掩着、留了一条缝的房门前。明亮温暖的灯光从门缝中溜出来,在暗蓝色的走廊光谱中制造出了一点奇特的暖色。

  我从门缝向里窥看,一位身姿婀娜的少女正慵懒的蜷缩在一张华美的大沙发上被一片满溢圣诞气息的颜色环抱其中,那张巨大的红色沙发占据了这个房间的大片空间,绿色的靠枕随意的摆放其上,还有白色的柔软棉质毛绒毯铺在少女的身下,镶着细密金边的鲜红色丝带与布帘往来穿梭,仿佛编织了一张网,把这个梦般的场景捕获其中。

  “哎呀,是谁在外面偷听呀?”少女察觉到了门外的我,她软绵绵地抬起头问到。我推开了门。

  “啊,是我,刚才听到歌声,有点好听,不由自主的想过来看看是谁在唱歌。”

  “是博士啊,嘿嘿。”少女望着我笑了笑。少女名叫埃拉托,是一名来自米诺斯的吟游诗人,机缘巧合之下来到这罗德岛,并成为了一名外勤干员。“不过说是唱歌可不对哦,严格来说的话,应该是抒情诗呢。”她摇了摇头对我说。

  “这样吗……”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稍微有点接不上话。

  “博士这是工作做完了吗?要不要来这里坐一会儿?”埃拉托拍了拍她坐的超大红色沙发,示意我坐过去。她的声音仿佛有一种将人催眠的魔力,顺着她的指引,我走过去,在离她稍靠边一点的地方坐下。

  “博士有没有听过米诺斯的诗歌呢?”埃拉托转头看向我。

  “看过一些,之前在莱娜的书架上见过一本米诺斯诗歌集,好奇翻了翻,不过用原版米诺斯语写的,我看不懂,倒是翻译成炎国语的可以看懂。”

  “这样啊,不过我觉得翻译本往往都不如本土语那样能原汁原味的传达出原本的意思……博士懂多少米诺斯语呢?”

  “嗯,略懂吧,如果是一些常用词的话。”我喝了一口手中的牛奶,稍微有些温了。“我记得米诺斯有很多恢宏的史诗,或者是奇闻异事的叙事诗,还有表达感情的抒情诗,诗歌的国度,很有意思。”我稍微停顿了一下,“你说的确实,诗歌这种东西还是本土语言比较有味道,翻译的话很难达到信达雅的程度,而且要符合韵律和节奏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哦~看来博士也很懂诗歌艺术嘛。那,博士想不想继续听?”埃拉托倾斜上身把脸凑过来,她清澈的瞳孔透过可爱的半圆眼镜看向我的脸,我在她闪闪发光的眼睛里读出了满溢的期待。

  “呃,可……可以的。”我把眼神稍微偏转了一点“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我觉得,呃……那个是相通的,啊对,就是韵律,嗯……还有,呃,情感……嗯,感情和中心思想……反正就是那种感觉。”我很不擅长应对这种被女孩子直勾勾看着的感觉,更何况这么近的距离,她那轻柔的呼吸还随着她的话语轻轻吹在我的脸上。 

评论(2)

热度(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